特权
牟丕志
  河马是大河西岸领地的统领。这个官不算大,但特权还是不小的。比如,它出门时,享有坐特制轿子的特权。再比如,在它患病住院的时候,按规定可以享受住单间的特权。
  其实,这只是摆在桌面上的特权。实际上,它的特权不仅如此。在它管辖的范围内,它已经一手遮天,拥有绝对的权力,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任性至极,没有谁能够制约和管束它。
  有一次,猴子在树上摘果子。它不小心将几片树叶弄掉了,恰好河马在树下路过。有几片树叶砸在了河马的头上。
    被树叶砸了之后,河马火冒三丈,它令野狗、豹子、野猪、狐狸等几个打手将猴子捉住。说是要依法砍掉猴子的一只手臂。猴子辩解说:“动物法律没有规定弄掉树叶砸到动物是什么罪过,凭什么如此处罚。还有没有王法。”
  河马说:“在这里,我就是王法,王法就是我。你服不服。”
  说完,野狗、豹子、野猪、狐狸等将猴子死死地摁在地上,将猴子的右手臂砍掉了。猴子痛得嗷嗷直叫。它嘴里喊着:“天理在哪,公理何在?”
  还没待猴子的伤痊愈,狐狸便传话给猴子,说砍掉右手还不算完,河马还要求猴子主动前去道歉,并保证以后不再犯同类错误。否则,下一步还要砍掉猴子的左手臂。
  猴子气愤地说:“我不道歉。犯了这样的小错,却给予了这样严酷的处罚,太不公道了。这个领地没有正义了。”
  狐狸劝说道:“还是选择认怂吧。一时认怂只是心里不好受。可是,如果再砍掉你的左手臂,那样你能够活命吗。”
  听了狐狸的劝说,猴子最终还是认怂了。它主动登门向河马道歉。说:“以后再也不敢在河马的头上弄掉树叶。对河马不再追究的大恩大德终生不忘。”
  听了这些话,河马感到挺舒服,体现了它的权威和能量。
  它对猴子说:“砍掉你的手,这是对你的关爱和帮助,让你记住教训,不致于以后犯更大的错误,连命都保不住。”
  猴子违心地连忙答道:“是的,没错。”
  天有不测风云。有一天,动物世界突然发生了瘟疫,有一种可怕的病毒在迅速扩散。动物世界的统领大象号召大家戴上口罩,避免相互传染。
  河马说:“我作为一个领地的统领,级别是不低的,当然有权不戴口罩。”大家一听这话,心被提到了嗓子眼。
  由于它不戴口罩,很快被传染上了病毒。按着医院的要求,需要住院治疗。而它的领地没有医院。医院在大象的领地。
  当它被送到医院的时候,发现许多动物患者共同住在一个大房间里,只为它准备了一张病床。
    看到这种情形,它怒火攻心,向动物医院院长琢木鸟讨说法。它说:“我是领地统领,为什么不安排我住单间病房。是不是有意捉弄我。”
  琢木鸟说:“河马统领,现在动物患者太多,住院房间紧张,没有单间可安排给你,单张的床位还需要排号呢。”
  “没有单间,我就不住院了。”于是,河马怒气冲冲地走了。大家想拦它,但它力大无穷,谁也拿它没办法。
  河马整天在家里发着牢骚。它说,琢木鸟一点规矩也不懂,不把它这个领地统领放在眼里,将来有一天,有机会一定要给啄木鸟一点颜色看看。
  可是,病毒是不认级别和特权的。它在河马的肺子里迅速地生长和繁殖。只几天功夫,河马便喘不过气来,痛苦极了。它尝到了病毒的厉害。
  它心想,还是救命要紧,不计较级别和待遇了。
  于是,它派手下去通知啄木鸟,自己住院可以不要单间了。
  当啄木鸟带着手下到河马家里的时候,发现它已经死了。它的样子面目狰狞,痛苦万状。
  这还不止,它身边的野狗、豹子、野猪、狐狸等,也被病毒感染了,都已经快断气了。
  啄木鸟深有感触地说:“害死河马的不是病毒,而是它的特权意识。尽管它最后醒悟了,但是为时已晚。”
 
  作者简介:牟丕志,笔名,老牟制造,简文天下,老丕,笑木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作家。数百万字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华散文》《长篇小说选刊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杂文选刊》《小品文选刊》《读者》《青年文摘》等多种文学期刊和知名报纸。有30余作品选入学生语文课本、阅读教材和学生考卷。获冰心儿童文学奖、全国散文论坛一等奖、全国杂文征文状元奖、金江寓言文学奖等数十种文学奖项。